• 永利网址游戏
3・14事件1周年前夕藏独分子在国外异动频频

3・14事件1周年前夕藏独分子在国外异动频频

2月1日,一名在中国驻英使馆前闹事的“藏独”女青年被警方逮捕。路透社





2月26日,印度首都新德里,“藏独”组织煽动妇女、老人走上街头。法新社





   在尼泊尔,他们袭击中国使馆;在联合国,他们上演抗议秀;在欧洲,他们高挂“藏独”旗,“3・14”事件一周年前夕,“藏独”分子们异动频频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吴林 记者廉海东、陈乔炎发自北京、新德里、加德满都 对于西藏地区而言,每年3月10日前后都是敏感时期。50年前的那一天,达赖喇嘛发动武装叛乱,随后出逃印度。

  随着拉萨“3・14”事件一周年临近,西方媒体对西藏问题的报道日趋升温。外媒的高度关注无疑正中“藏独”势力的下怀。在他们看来,敏感时期正好是制造事端的“绝佳时机”,而若没有西方媒体的推波助澜,他们“将西藏问题国际化”的目的也就无法达到。

  2月25日,西藏传统节日藏历新年的第一天。正当藏族同胞欢庆佳节时,大约250多名“藏独”支持者却跑到联合国总部大楼前抗议:希望联合国更多介入“西藏事务”,向中国政府施压。

  而这仅仅是“藏独”集团一系列挑衅活动的开始。

   南亚“藏独”很暴力

  连日来,中国驻尼泊尔使馆周围被层层铁丝网、路障包围,全副武装的尼泊尔军警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日夜守护。这样的阵势是为了阻止“藏独”分子可能发起的袭击。

  2月24日晚,中国使馆得到情报说当晚有人要向领事部扔炸弹,次日凌晨,虽然没有炸弹,但使馆领事部红砖外墙上,发现一些用蓝色颜料刷上去的“要求西藏独立”的大标语。在围墙外边的电线杆上,有人偷偷挂上去一面“雪山狮子旗”。与此同时,在尼泊尔波热地区的四个难民社区,“藏独”组织“藏青会”煽动民众举行绝食活动。

  “藏独”分子的活动已经开始了。对此尼泊尔政府严阵以待。2月27日,尼首都加德满都市政府宣布,中国驻尼泊尔使馆和使馆领事部及其周围200米的地区为“禁区”,不允许任何组织和个人在这两个区域内进行集会,游行和静坐示威。通向这两个地区的各路口也已被看管,禁止聚众进行反华活动。

  尽管防卫森严,但尼泊尔军警丝毫不敢懈怠,因为“藏独”分子还是在窥机准备行动。2月27日,尼警方在加德满都等地抓捕了29名“藏独”分子。尼警方说,这些人企图在3月10日在尼泊尔进行反华活动。其中一名被捕者承认,他一个星期前曾在印度与达赖会面。

  显然,尼泊尔“藏独”活动的指令,多发自于达赖的“老巢”印度达兰萨拉。2月24日,在所谓的“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达兰萨拉,数百名流亡藏人参加了由“西藏全国民主党”“西藏妇女会”“西藏前政治犯组织九十三运动”“自由西藏学生运动”四个“藏独”组织举行的徒步游行示威活动。

  2月26日早晨,在印度首都新德里,“藏青会”组织200多名流亡藏人从甘地墓至印度国会大街展开了6公里的游行示威活动,游行者挥动雪山狮子旗和写有各种抗议标语的横幅,高呼口号。

   欧美“藏独”会作秀

  显然,“藏独”近期的一系列抗议活动均根源于“藏青会”、“自由西藏学生运动”作出的一项决定:取消今年藏历新年的庆祝活动,将2009年定为“黑色之年”。

  不过,“藏独”组织策划的“黑色之年”在东西方国家呈现出来的面孔不太一样,如果说在印度、尼泊尔他们表现出了暴力的一面,那么他们在西方国家则展示了自己的“作秀”功夫。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月26日报道,前往联合国总部大楼抗议的“藏独”分子为达赖竖立起象征性的神殿,摆上食物、蜡烛和“藏独”旗帜,上演了一场抗议表演秀。CNN报道称,他们相互之间用“藏独”口号代替“新年快乐”的问候,有的人还大喊“联合国觉醒”之类的话。

  在加拿大,藏历新年当天,200多名“藏独”分子手持蜡烛,在大学校园中“为去年西藏示威中的受难者祈福”。

  在欧洲,“藏独”大造文化攻势。德国“藏独”分子参加了德国各地的狂欢游行,将达赖肖像搬进花车,开进科隆狂欢节游行队伍中。捷克布拉格则举行了一个展示西藏文化的展览,展示西藏佳肴、古老的印刷术等,其用意竟是为了说明“藏族文化遭到汉族的入侵”。这两个国家的“藏独”还策划在多个市政厅挂起“藏独”旗帜,并组织抗议者在中国大使馆门外示威。

  据捷克当地媒体报道,捷克克拉德诺市政厅2月21日表示,3月10日市政厅方面将悬挂“藏独”旗帜进行纪念。报道说,捷克中部波希米亚的一些城镇,包括柏隆、拉柯夫尼科和斯拉尼将参加悬挂“藏独”旗帜活动。

   借西方媒体为“西藏问题”保温

  法新社2月11日电称,达赖在访问德国西部城市巴登巴登时说:“如今大家都愤愤不平。西藏情势非常紧张,随时都可能爆发状况。”香港中评社因此评论说,达赖的上述讲话,是为了呼应“藏独”组织的活动。

  事实上,虽然达赖一向自诩与挑衅事件无关,但每年的3月10日,其都对外发表讲话。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收录其讲话,汇编成册,从中可看到,达赖打着“平等”“自由”“民主”等幌子,呼吁西藏人民奋起抗争,对“藏独”活动极具煽动性。

  不过,从当前的情况可以看出,“藏独”活动有将重心转移至国外的趋势。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所所长胡仕胜研究员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说:“‘藏独’去年没弄出什么气候,非常担心‘西藏问题’会变冷。而其最近挑起的一系列活动,正是希望从国外入手,向中国藏区施加压力,内外呼应,给‘西藏问题’保温。”

  胡仕胜研究员因此预测,不单单是3月10日、3月14日,甚至是达赖的生日,达赖获诺贝尔和平奖纪念日,中国国庆等特殊日子,“藏独”都会抓住一切机会制造事端,与中央政府针锋相对。

  而“藏独”最常用的伎俩,就是利用西方媒体的失实报道大造声势。

  据本报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22日至2月23日,境外媒体的涉藏英文报道共632 篇,与去年同期429篇相比增加近50%。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共同社和《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卫报》等西方主流媒体的涉藏英文报道比去年增加了1倍多。西方媒体的负面基调没有改变。据了解,“国际援藏网”目前正在加紧同CNN、《纽约时报》、路透社、美国之音等西方媒体联络,为“3・10”、“3・14”期间的宣传造势做准备。

  以藏历新年报道为例,与国内媒体对藏历新年“欢乐祥和”的描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联社报道引用“藏独”组织“自由西藏学生运动”发言人拉顿德通的邮件称:“中国政府用武器逼着西藏人民庆祝藏历新年。”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等报道都声称,中国政府在西藏部署了大批警力,限制僧人进出寺庙。“一旦发生抗议示威活动,政府将会进行镇压。”

  胡仕胜研究员指出,“藏独”还擅长向欧美国家的地方议会大行“公关术”,促使他们提出各种有关西藏的人权议案。据悉,美国威斯康星州立法会2月23日就通过了一项议案,将2009年3月10日定为“西藏日”。这项《2009议会集体决议17》(AJR17)议案提到:“西藏是一个被占领的国家,达赖是其代表。”

  中国社会科学院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孙宏年告诉《国际先驱导报》,“藏独”分子最希望看到的,还是像去年‘3・14’那样,通过在国内组织骚乱,引发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围攻。“但鉴于去年的经验,今年‘藏独’很难在国内掀起波浪。”

  胡仕胜研究员补充道:“‘藏独’是否能在国内组织起骚乱活动,取决于政府的防卫措施。而无论是哪个国家,都不会允许骚乱的出现。一旦发生动乱,为了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政府依法维护治安是必要的。”

   “藏独”空间越来越小

  在“藏独”一再鼓动西方媒体“唱衰藏历新年”时,中央政府并未给“藏独”留下太大发挥空间。

  香港《明报》透露,中央政府在吸取去年“3・14”舆论战的教训后,谋求“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于“两会”前邀请海外媒体进藏采访。报道称,此次海外记者在西藏享有的采访自由度不同以往,感觉中国官方“已经做好了记者会写各种负面报道或提刁难问题的准备”。

  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从西藏发回的报道则披露,经过50年的民主改革,西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农奴命运的巨变,拉萨市与山南市区现代化市容,藏区农牧民生活条件的改善都是例证”。而与海外“藏独”组织关于“汉人破坏西藏文化、剥夺藏人信仰自由”等不实指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藏族学生接受的都是双语教育,中央每年都拨巨款维修西藏的寺庙。

  与中国外宣工作取得的成效同步的则是中国外交上的成功。

  据悉,德国西藏运动组织(TID)主席格拉德尔最近呼吁,德国政府应站出来为藏人说话,并将德国总理默克尔2007年接见达赖的照片贴了出来,但她无疑要感到失望了。胡仕胜研究员留意到,达赖在最近出访欧洲时,没有受到任何一个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他分析道:“这说明,中国在金融危机中表现出的自信,尤其是温总理的‘环法之旅’,让欧洲国家吸取了法国接见达赖的教训。这些国家不会牺牲国家利益,和中国发生冲突,更不会触犯中国国家主权的底线。”

  随着中央政府在涉藏问题上摆出越来越开放主动的姿态,胡仕胜研究员认为:“‘藏独’的空间将会越来越小。”而正如《联合早报》的评论所言:“长远来看,时间显然是站在中国政府这一边。”(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mil.news.sina.com.cn/2009-03-02/1045543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