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利网址游戏
北京市民考察养老院:担保金120万 80岁后须离开

北京市民考察养老院:担保金120万 80岁后须离开

  北京市民考察“以房养老”养老院被告知“80岁后须离开”

  这样的“以房养老”太坑人

  每人3万元的保证金;

  一次性缴纳生活用品1500元;

  房费每月5000元;

  护理费每人每月2800元;

  ……

  这是赵明和妻子鲍勤在养老院生活的必须开支,每月超过万元。

  今年已是91岁高龄的赵明和83岁的鲍勤在这家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的养老院里已经居住了将近3年的时间。

  在这3年的时间里,他们经历了要求入住、想离开、舍不得离开、现在无法离开的心路历程。

  9月25日,在养老院复古式的庭院里,赵明和他的家人向记者讲述了他们一家人的“养老经”。

  “养老院的生活很丰富,可以认识很多新朋友。老伴来了养老院就参加了模特队,我们还能去放映厅看电影什么的。我们住的屋子走不了几步就是一个特别大的花园,鸟语花香,散散步感觉好极了。”虽然在不久前经历了直肠癌手术,但赵明的精神仍很爽朗,“不过,现在老伴的脑子开始不清楚了,甚至有些老年性精神疾病出现,我们现在就是在护工的陪伴下在院子里走走。”

  赵明告诉记者,当初是他们老两口力主去的养老院:“家里4个孩子在单位都是骨干,平时没有那么多时间照顾我们,我们又不习惯家里有个保姆天天呆着,在研究了很多资料后我们决定去养老院。”

  是否去养老院养老这个问题,曾在赵家引起过轩然大波。

  赵明的儿子赵丹告诉记者,家里4个兄弟姐妹经济条件还算不错,所以都尽最大努力满足父母的各种需求。

  “2010年年底,我爸突然提出他们要去养老院。”说起往事,赵丹笑了笑说,“当时我们做子女的多是坚决反对,子女都在身边,哪有让老人去养老院的道理,这不是让别人戳我们的脊梁骨嘛。”

  不过,面对态度极为坚决的父母,赵丹几个人只好从2011年年初开始了“养老院探访之旅”。

  说起探访的过程,赵丹重重地叹了口气,说:“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考虑到父母尚能自理但身体机能已经严重衰退等情况,我们首先要考察的就是养老院的医疗水平。”赵丹告诉记者,“经过实地考察发现,那些医疗水平可以比得上医院的养老机构,大都是两个甚至几个老人挤在一间很小的房间中,就像医院的普通病房一样,这样的环境太压抑了。”

  赵丹告诉记者,他们曾在朋友的介绍下去位于北京市昌平区一家养老院进行考察。“建得像大观园似的,房屋密度低,空气好,的确是个养老的好地方,但价格让我们望而却步。”赵明介绍说,“仅入住的担保金就要120万元,普通家庭哪能承受得了?而且这家养老院只接受50岁至80岁的老人,80岁以后必须离开。”

  “当时养老院就提出,可以用老人名下的房子向银行抵押的方式缴纳保证金,但再加上80岁以后就要离开的条款,这不是坑人吗?”说起高额的费用以及苛刻的条款,赵丹的情绪有些激动。

  几经考察,最终他们选定了石景山区的这家养老院,“养老院是庭院式房间,爸妈两个人的房间有将近50平方米,有专业医疗人员做简单医护工作”。

  然而,在经历了一年多的养老院生活后,赵明的老伴鲍勤突然提出换养老院的要求,理由很简单――这家养老院并不限制老人的身体情况,一些患有精神疾病的入住老人会出现大喊大叫等反常举动。鲍勤认为这影响了自己的养老品质,坚决要“换地方”。

  这样看似“合理”的要求,却给儿女们带来了烦恼。

  赵丹告诉记者,和2011年相比,2012年养老院的护理费、饭费等都涨价了,平均每个月两位老人的养老院费用是9000元左右。要在北京市找到相同居住水平又是这个价位的养老院,可谓是难上加难。

  “我们曾关注过位于朝阳区酒仙桥的一家即将开业的养老院,单是房费我们就承受不了,单间30平方米每月6000元,50多平方米的套间是每月9000元,再加上护理费等,每月就快两万元了,关于押金方面我们问都没敢问。”赵丹无奈地说,作为儿子,自己最终能做的只能是尽量安抚母亲,多找时间去养老院看望父母,另外请求养老院工作人员给予父母最好的照料。

  在赵丹看来,自己父母的晚年尚算幸福,但对于自己未来的晚年生活,他非常忧虑。

  “我们几个儿女的生活水平都算不错,父母也都是在机关离休,各项保障都比较齐备甚至可以说是优厚,这才能保证父母现在在养老院的悠闲生活。”赵丹说,但未来自己的一个孩子,怎能帮助自己负担养老生活?

  “3年来,我和周边的朋友一直都在关注养老院,总体感觉就是――越来越贵。如果是工薪家庭能承受的价钱,就肯定是和‘狭小’、‘拥挤’等挂上钩的养老院。”赵丹介绍说,从2011年至今,父母居住的养老院的费用已经翻了一倍,“即使如此,这家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已经有超过70位老人在排队等候入住了”。

  不敢想――这是赵丹对于自己晚年的总结。

  □本报记者赵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