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利网址游戏
姐姐带智障妹妹出嫁 姐夫写决心书保证照料33年

姐姐带智障妹妹出嫁 姐夫写决心书保证照料33年

丁金华和丈夫刘建国悉心照顾智障妹妹(中)不离不弃

刘建国结婚前写下的决心书

  33年前,为履行对母亲的承诺,青山区工人村街桥头社区居民丁金华带着智障妹妹出嫁。

  33年中,不管多艰难,丁金华和丈夫始终把这位娘家来的妹妹当作至亲,精心照料、不离不弃。“我也叮嘱孩子,如果我们‘走’在她前面,一定要继续照料他,别让她受委屈。”昨日(6月10日),65岁的丁金华眼眶湿润,握着妹妹丁春仙的手说。

  年长五岁的姐姐向父母保证

  “我就是结婚,也要把她带着”

  白净的皮肤、乌黑的头发,穿着鲜亮颜色的T恤,走起路来咚咚直响,60岁的智障残疾人丁春仙,看起来比姐姐丁金华和姐夫刘建国年轻很多。“乐乐的身体可比我们好多了。”头发已花白的丁金华笑说,乐乐是丁春仙的小名,最近几年,乐乐比自己还“能干”。

  丁金华原来住在汉口六渡桥。“两岁半以前,乐乐蛮聪明,看见家里人洗衣服,她还会帮忙拎搓板来。”丁金华说,后来有次,大姐抱着乐乐时,不慎让她摔落在地,头部受伤严重。姐姐惹下大祸,没有及时跟家人说,延误了治疗时机,导致丁春仙智力残疾,连脊椎也变形了。成人后,丁春仙被鉴定为智残二级,身高仅有1.4米多。

  这让丁金华的母亲一直觉得愧对乐乐。母亲时常念叨,几个姐弟长大了,一定要带着乐乐,别让她受委屈。

  1969年,20岁的丁金华进入青山轮渡船厂当工人。当时,能当上工人是不少人羡慕的事,可父母亲却在丁金华去青山的头一晚泪水涟涟。丁金华觉得奇怪,连忙问原因,母亲说,因为丁金华的姐姐、弟弟已相继成家,怕丁金华上班结婚后,乐乐以后就没人照顾了,“我们以后走了,不晓得她靠哪一个?”丁金华当即安慰母亲说,“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她一辈子,我就是结婚,也要把她带着!”

  朴实姐夫写下决心书

  “我会像对亲妹妹一样爱护她”

  30多年过去,一张从作业本上撕下来的稿纸,一直被丁金华精心保存着。

  昨日,她小心翼翼从抽屉中取出一个布袋,从布袋里又拿出结婚证。打开结婚证,写满字的稿纸正夹在其中。记者看到,这张发黄的稿纸上,字迹已显模糊。抬头是三个字“决心书”,落款的时间是1981年2月9日,署名为刘建国。

  这份决心书内容除了前面3条承诺要照顾好家庭、改掉吸烟习惯外,最显眼就是第4条内容:“夫妻俩有义务抚养病残妹妹,不能推脱……始终如一(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妹妹一样,关心她、爱护她、帮助她,做好家务事,关心她的吃、穿等等一切,总之让爸爸妈妈放心。”

  “写这封信,是为了让她相信,我一定会照顾她们姐妹俩。”昨日,72岁的刘建国说起33年前的这封决心书,脸上竟有些羞涩的表情。

  原来,丁金华进厂上班后,踏实肯干,没过多久就成了车工班的班长。长得漂亮又能干,她顿时成了厂里男工们心仪的对象。

  “有打电话的,有写封信的,还有在工厂大门等的……”丁金华笑着回忆,但她都不太愿搭腔。碰上几次三番上门的,她便如实相告:我结婚,要带着智障妹妹。这句话“吓跑”了不少追求者。

  到1980年,丁金华已经31岁,仍是孑然一身。当时厂里的书记颇为她着急,于是将38岁的刘建国介绍给她认识。

  可谈了一年多恋爱,丁金华始终有些放心不下,“我真是怕拖累了他,怕他后悔。”憨厚的刘建国,于是写下了这份《决心书》,塞到了丁金华手上。刘建国还赶到汉口,向她的父母当面保证,一定会照料好娘家来的这位妹妹。这让丁金华分外感动。

  1981年4月,刘建国和丁金华结婚了,婚后第三天回门,丁金华就把乐乐接来青山。结婚后没过几年,父母陆续过世,丁金华和刘建国夫妇成了乐乐在这世上的依靠。

  33年不离不弃的相伴

  “再苦再累,我们也要一起过”

  前不久,丁金华和刘建国专门在家里做了一大桌子菜,把儿子及他的未婚妻也喊了回来。“他们家一向蛮节俭,那天却买了不少菜回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乐乐60岁生日。”街坊孙小毛说,他们两口子都没做过寿,为妹妹倒是蛮尽心。

  在桌上,丁金华向儿子敬酒说,自己和老头子难保不会“走”在妹妹前面,“要是这样,你一定要照顾好小姨,别让她受委屈。她是我和你爸最放心不下的人。”一席话,说得一家人都抹起眼泪。

  “这33年里,委屈都让这两口子受了。”工人村街桥头社区居委会负责人张耀龙说,乐乐倒真是蛮快乐,吃穿用,夫妻俩总没少过她的。

  有次,在厂里加班劳碌了一天一夜的夫妇俩,一进门就看到妹妹倒在煤炉旁边昏迷不醒。原来,独自一人在家的妹妹不会使用煤炉,导致煤气中毒昏倒,左腿膝关节又被煤炉外壳严重烫伤。夫妇俩赶紧将其送到武汉市三医院植皮,又转到住院部养伤。

  3个月时间里,丁金华与刘建国每天换班,买来排骨煨汤,装在保温瓶里,搭乘两个多小时的公交车送到住院部,一点点喂给妹妹。出院时,妹妹丁春仙白白胖胖,夫妇俩却整整瘦了十余斤。

  刘建国对乐乐也特别上心。“只要单位里发些福利,比如糖果、西瓜,他都要带回来给乐乐。”丁金华说。乐乐刚到家中,刘建国的母亲对她有些嫌弃,时不时找丁金华投诉乐乐又做了错事。每到此时,刘建国就会把母亲拉到一旁,先给母亲赔礼道歉,让她别计较。

  去年体检,乐乐患上了“富贵病”,“血脂、血糖偏高,医生说可能营养太好,又缺乏运动。”为此,刘建国还特地找邻居学来偏方,做“醋泡大蒜头”给乐乐吃。

  “他对这个智障妹妹真的没话说,有点好吃的,都一定让她先尝,生活上也照顾得无微不至,从没见他发脾气。”街坊严先生说。

  现在,丁金华患有高血压,刘建国患有脑梗塞后遗症,三人的年纪也大了,一些街坊建议,将智障妹妹送到福利院,减轻些负担。

  对此,夫妇俩的态度很坚决:再苦再累,我们也要一起过。刘建国说:“过去那么艰难,难关都挺过来了,孩子大了,乐乐也有了低保收入,一家人平平安安在一起,我就很满足。”

  尽管乐乐是残疾人,但她也知道谁对她最好。姐姐和姐夫,是她唯一能笑着叫出名字的亲人。“我们一出门她就把我的手臂紧紧挽住,她知道我们是她最亲的人。”丁金华说。(楚天都市报记者 刘利鹏 通讯员 张军丽 摄影记者 曲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