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利网址游戏
孙女要雇人给爷爷扫墓 奶奶气哭:成孤魂野鬼了

孙女要雇人给爷爷扫墓 奶奶气哭:成孤魂野鬼了

孙女要雇人给爷爷扫墓,何奶奶气哭了

孙女要雇人给爷爷扫墓,何奶奶气哭了

淘宝上的代人扫墓服务。

重庆晨报记者 石亨 报道

清明时节雨纷纷,昨天,南山公墓迎来了扫墓的高峰。已经快八十的何奶奶在儿子的搀扶下站在老伴儿的墓前,老泪纵横,“老头子,他们差点就要喊认不到的人来看你了,以后我走了,就没得人管得了他们了。”

51岁的儿子赵华(化名)站在一边,知道母亲的委屈是因为前几天自己身在国外的女儿慕慕提出的请人帮忙扫墓的建议。为此,直到现在,老人疼爱的孙女天天打电话来要哄她,何奶奶也没接过一次电话。

老人痛风发作

国外的孙女建议找“代客扫墓”

“爷爷,我只是觉得奶奶的腿不好,我爸一个人又不好弄,你不要怪我。”站在父亲的墓前,赵华拨通了远在加拿大的女儿的电话―女儿希望能亲自跟爷爷说说话,“也希望奶奶听了消消气”。

自从2013年女儿出国读书以后,赵华和母亲两个人住在较场口。平日里,何奶奶照顾着儿子的起居。何奶奶的痛风发生在一周以前,在新华路上开五金店的儿子本想着请钟点工,也被母亲拒绝了。“我要看店,她又怕花钱,平时我不在家就自己用拐杖慢慢挪”。

眼看清明将近,老太太盘算起了给老伴扫墓的事,天天催着儿子买好上坟用的东西,因为儿子要看店,前两年都是何奶奶一个人去,这次恐怕是不行了。但是看着母亲行动不便的身影,老赵有些犹豫,“我自己椎间盘突出,也背不动她,墓园好多梯坎嘛。”老赵本想劝妈妈过一段时间再去,但是也知道老太太在这件事儿上很较真,“她对这些看得很重,觉得这是最基本的孝道。”

上周三,老赵把自己的顾虑告诉了女儿,女儿慕慕当晚就给老爸出了个主意,“喊人帮忙扫墓嘛,我们有个朋友就是这样做的,心意也到了,等奶奶腿好了,再去补上就是了。”

老人气哭

等我走了,哪个催你们去上坟

随后,女儿还把自己在淘宝上找到的“代客扫墓”的网页分享给了他。“我原来从来不晓得还有这种,而且服务还多全的,居然还有帮哭。”看完网页,老赵第一个反应就是,何奶奶肯定不得干。“爸,我跟她说,奶奶最疼我了,她应该可以理解吧。”在慕慕记忆里,从小奶奶就很疼爱自己,从不会说重话。

孙女的建议,何奶奶开始没听懂。等到儿子把网页给自己看了,才晓得是找不相干的人去给老头子上坟,“然后就拿点照片啥子的给我们,表示这个坟上过了。”“你们这些娃娃,各人的老汉还要别个去看,等我走了,还有哪个喊着你们去上坟,我跟你爷爷是不是就要变成孤魂野鬼了?”慕慕没想到,从来都是慈眉善目的奶奶会拿着电话就骂起了自己,边骂边哭。慕慕想把自己的好意解释给奶奶,但何奶奶不愿意听,一阵骂了之后就挂断了电话,转过身对着儿子又是一顿骂。直到昨天,老人家对专门关了店陪她来上坟的儿子也没有好脸色。

昨天清晨,从停车的地方走到赵老爷子墓碑,老赵一步一步扶着母亲慢慢挪着。清晨天上下着雨,地上有些湿滑,老赵紧抓着母亲的胳膊,害怕她摔倒。一边走,何奶奶一边和儿子絮叨,“能做亲人,是修来的缘分,你老汉为这个家操劳一辈子,到最后,看到的都是认不到的人,他会伤心的。”何奶奶说,其实这几天,她也想通了,能理解孙女,但就是放不下这个结,“而且我害怕,你说等到我走了,他们年轻人越来越不在意这个,没得人念着,万一都不来看我和老头了怎么办?”她觉得,这是亲人的团聚,是告诉去世的家人,我没有忘记你,你看,我们都还过得很好。

代客祭祀

大多数人说无法接受这样的服务

昨天下午,重庆晨报记者在淘宝网上输入“清明代客扫墓”后,网页显示了共36件相关产品,价位在180-1500元不等,但其中并没有重庆地区的。仅有两家标注“全国扫墓”服务的店铺为重庆地区提供服务,“需要1200元,我们在重庆有工作人员。”其中一家店铺介绍。在这样的代扫墓服务中,店铺的服务人员会亲自带上花束、香烛到客人指定的墓前祭拜,“如果加钱,还可以自己选定菊花以外的花束,也可以定制特殊服务,也可以在墓前帮你实行手机通话或QQ视频。”最终服务人员会将扫墓过程制成影片或照片发送给扫墓者。

“前一天沐浴洗净,扫墓时身穿黑衣黑裤,我们怀着虔诚的心为您寄托哀思。”一家店铺的介绍中写道,该店负责人说:“这样的服务,是为了帮助远在他乡无法亲自扫墓的人们。”不过,虽然有47件不同商家的“代扫墓”商品,但所有店铺加起来只有不到20份的销售量。其中,一家只针对江浙沪的店铺生意最好,有11人购买了该服务,该店的售后评价中,网友“司***父(匿名)”称,“人在外地回不去,但心意还是要表达下的。感谢店家帮助了很多需要的人。”这也是购买此种商品的绝大多数人的理由。

昨天上午,重庆晨报记者在南山墓园走访了十位年轻扫墓者,十位老年扫墓者。总共20人中,有13人表示无法接受这样的服务,老人有8位,年轻人有5位,”这是传统的孝道,扫墓不是为了做给别人看,也不是走过场,是表示我心里记挂着你呢。”55岁的陈女士说。而可以接受的人中,大多数也表示,只会在真的没有办法的时候才会选择这样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