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利网址游戏
算命骗钱者隐身北京广仁宫 4个月敛财数百万

算命骗钱者隐身北京广仁宫 4个月敛财数百万

算命骗钱者隐身北京广仁宫4个月敛财数百万
院内挂满游客“请”来的祈福牌。本报记者董世彪 摄

算命骗钱者隐身北京广仁宫4个月敛财数百万
“大师”们被侦查员抓获。本报记者董世彪 摄

算命骗钱者隐身北京广仁宫4个月敛财数百万
嫌疑人被侦查员押出。本报记者董世彪 摄

  今年5月,本报接到一封来自外地的举报信,写信的是一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五一期间在北京旅游时,他被“忽悠”到位于海淀区的一个叫广仁宫的地方算命,花费数万元请了把所谓的“宝剑”辟邪。回家后,他意识到自己受骗,便向本报举报。按照举报信上提供的线索,本报记者扮成夫妻对专蒙外地游客的广仁宫进行了暗访。

   的哥推荐广仁宫

  5月下旬的一天下午1点左右,记者来到位于西三环中央电视塔旁的海底世界。在海底世界出口附近,多名司机纷纷迎上前来“揽活”。听说记者打算去颐和园,一名穿粉色短袖衬衫的中年男子说,他是正规出租车司机,有计价器,“走吧,坐我的,表(计价器)上是多少就是多少。”记者发现,这辆车的车牌号为京BJ8**5,两边车门和车内监督卡上均有“金建”字样。听说记者是第一次来北京,司机神秘地告诉记者,有一个叫广仁宫的地方离颐和园很近,是道教圣地、皇家秘宫、龙头所在地,去一趟只需几十分钟,还不耽误去颐和园,“很灵验的,还是中国唯一一个许愿不用还愿的地方。”

  一路上,司机以慢悠悠的速度前行,并一刻不停地和记者聊天。“很多领导人都去过广仁宫,算得非常灵。有什么不顺的事,都可以求他们化解”,司机很神秘地列举了不少领导人的名字。司机透露,宫内有几名“大师”,道行深厚。“广仁宫每60年开一次宫,今天是开宫的最后一天,下午才对普通游客开放,这就叫有缘,要是不去就白来北京了。”

  介绍完广仁宫,司机开始拉家常。“你是哪里人啊,做什么工作,来北京有什么事吗……”记者按事先约定,自称来自安徽,是一名干部,带妻子到北京旅游。中途,记者曾表示想改道去天安门。司机叹气道:“嗨,今天正赶上领导人在天安门有活动,全部戒严,去不了。”

   花400元“请”祈福牌

  大约20分钟后,出租车将记者拉到金源购物中心后面的一个院落前,他指着被停车场和在建工地包围的一个大红门说,这就是广仁宫。停下车后,司机交代,广仁宫的门票为每人20元,“在买门票时,不能说‘买’,要说‘请’,这样显得心诚”。随后,司机以有事为名,迅速离开。

  记者在交钱后,出来一名工作人员自称是讲解员,免费服务。跟随讲解员进去后,记者发现这是一个三进院落,每处草坪的四周都用铁丝网隔离起来,网上挂满了红色的祈福木牌。讲解员称,可以“请”个祈福木牌保平安福禄。每块50元,一大套是8块,保全家升官、发财、身体健康等,也可以分别“请”。在讲解员示意下,记者花400元“请”了8块。

   “大师”所言“很准”

  记者拿着“请”来的木牌不知该挂在哪里,询问讲解员,讲解员告诉记者:“这得让大师给你指点,我们这有4个大师,给好多领导人算过命。不过大师很忙,下午还有接待活动,我得去问问大师有没有时间。”很快,讲解员带记者来到最后一排大殿,房间东侧有个通向二层的楼梯,旁边还有一名工作人员值守。讲解员进去几分钟后,又出来领记者上去。

  二层阁楼灯光昏暗,整个房间被布置成暗红色,悬挂着金黄色的帘子,充满着神秘感。阁楼上一字排开有4个位子,每个位子后面坐着一位“大师”。“大师”的皮鞋锃亮,身着白色的西装长裤、带领的短袖汗衫。四五个游客打扮的人正在虔诚地算命。有一对40岁左右的夫妇被“大师”建议“请”宝物,那对夫妇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下楼刷卡后,又有工作人员从“大师”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一个锦盒交到他们手中。“大师”郑重告诫,这是宝物,不能跟任何人说价格,9天之内也不能打开。随后,工作人员便陪着那对夫妇快步离开。

  坐在记者面前的“大师”,看起来有40多岁,身材已经发福,肤色较白。他打量了一下记者,便开口说话,用带有南方口音的普通话问,“我这样讲话,能听懂吗?”记者表示能听懂。

  “大师”沉吟几分钟后,低声说:“看你的样子,是个文化人吧。”见记者没有表示,“大师”继续说:“你是个做官的,做官的要防小人。”接着,他让记者报上生辰八字,掐算了一会儿,“大师”便说,记者的职位不高,但还能升迁,必须要防着小人。随后,他煞有介事地指着旁边的女记者说:“你的妻子是贤内助,命里注定能帮你。不过全靠这个还不行,还得靠外力辟邪。”随后,“大师”向记者推荐广仁宫的“镇宫之宝”,价格分几种档次,从3999元到9999元是一个档次,14999元以上是一个档次,最贵的要几十万元。记者提出没有那么多现金,“大师”告诉记者,后面有POS机,可以刷卡。随后,记者以有急事为由,匆匆离开。

  记者离开广仁宫时发现,有几名陌生男子一直尾随在记者身后,直到记者打车离开。(本报暗访组)

    算命骗钱者隐身北京广仁宫 4个月敛财数百万

  神秘的大殿,能掐会算的“大师”,背后隐藏的是一个精心打造的骗局。神通的“大师”却没有算出自己难逃法网的命运。警方经过近一个月的秘密侦查,将该犯罪团伙一网打尽,“大师”的神秘面纱被揭开。

   拉客车辆登记停留

  通过暗访获得了准确的线索后,6月中旬,本报记者将情况向海淀警方举报。记者得知,警方已经注意到了这伙所谓的“大师”。从今年6月初开始,警方连续接到了有关广仁宫内“大师”诈骗钱财的举报,海淀刑侦支队、青龙桥派出所已经组成专案组,对此展开秘密调查。 

  由于案情重大,警方严格控制知晓案情人员的范围,同时对嫌疑人的侦查也完全采取秘密手段。为了掌握嫌疑人的活动规律,警方在广仁宫附近找到了一个能够俯瞰整个院落的秘密观察点,侦查员每天24小时密切注意进入广仁宫的人员情况。 

  经过连续多天的观察,侦查员发现,广仁宫的入口隐藏在世纪金源购物中心北侧一片残破的古建筑后面,一个停车场直通广仁宫大门,每天都会有四五个男子在停车场的角落里闲聊。从上午开始,每天都会有一批固定的车辆,将一些游客打扮的人送到这里,游客下车后,便会有身着传统服装的导游上前,带领游客在宫内参观。而带游客前来的车辆,都会在停车场门口一个小房子外登记车号,短暂停留。 

  “大师”们每天上午准时到广仁宫最后一进院落的一栋二层小楼“上班”。在导游的引导下,大部分游客最终均被领进那栋小楼。当游客从小楼出来,离开广仁宫时,门口停车场闲聊的人便会尾随,一直将游客“送”到大路,看到游客乘车离开才返回停车场。每天傍晚,会有一辆面包车开到停车场,导游、“大师”和一些工作人员便从宫内出门,集体乘车下班。 

  侦查员还观察到,为了避免暴露,一旦有游客发现被骗找回广仁宫,“大师”们会很痛快地立即退钱了事。仅侦查员秘密观察的近一个月,平均每天被带进广仁宫的游客达到10余人,最多的时候一天能达到20多人,以此估计,广仁宫的收入几乎达到“日进斗金”的地步,初步估算4个月来被骗人数达上千人,涉案金额达数百万元。

   花万元“请”来石粉像

  由于嫌疑人选择的大多是外地来京的游客,且基本都已经离开北京回到家乡,使得寻找事主困难,几经辗转,专案组找到了一名事主孙先生。今年6月20日,来北京旅游的孙先生遇到了一个“好心”的出租司机,向他推荐广仁宫。孙先生回忆,那名出租司机是主动与他搭讪的,在一路的闲聊中,司机透露,广仁宫是一个不经常开放的历史旅游景点,其中有几个非常神通的“大师”,极力建议孙先生去算命。 

  在广仁宫里,初次谋面的“大师”居然准确地说出了孙先生的工作,让孙先生顿时信服。在“大师”的建议下,孙先生花9999元“请”了一尊宝物“望天吼”,“大师”一再叮嘱孙先生,不能对任何人说起宝物的价钱,9天之内绝不能打开,否则宝物便会失灵。听说广仁宫里的“大师”有诈骗嫌疑,孙先生仍是将信将疑。在侦查员的再三劝说下,孙先生打开了“宝物”,发现所谓的“宝物”是用普通的石粉模具压制而成的,市场售价不过十几元。此时孙先生才相信,自己被骗了。 

  在随后的调查中,侦查员了解到,每天都会有固定的司机在鸟巢、水立方、海底世界、圆明园、颐和园等知名旅游景点寻找从外地来北京旅游的游客。他们基本都是选择初次来北京,对北京非常不熟悉的游客,主动向游客搭讪,推荐广仁宫,一旦游客上钩,便由“大师”出马,要求游客“请”宝物消灾避祸。这些所谓的宝物少则数千元,多则上万甚至数十万元。在记者调查时发现,参与其中的还包括一部分正规出租车,他们利用游客对正规出租车的信任,以此作为掩护诈骗游客。最夸张的时候,某些景点外所有的出租车都是这伙人派去的,专门向广仁宫拉客,其他的地方一概不去。 

  经过历时近一个月的秘密侦查,专案组基本确定,这是一个有组织的利用封建迷信诈骗的犯罪团伙,并锁定了团伙中的多名主要嫌疑人。

   200民警从天降

  在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专案组决定,6月27日下午3点对广仁宫内的犯罪团伙实施抓捕。为了确保抓捕成功,海淀警方联合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调集了200余名警力参与行动。直到行动之前,专案组才透露了行动的目的和抓捕对象。 

  6月27日清晨6点左右,各队警力陆续秘密进入集结点,等待统一行动的指令。为了获取更扎实的证据,专案组派出多组便衣侦查员,分散在广仁宫周围,一旦发现有事主上当,当事主脱离嫌疑人的视线后,便衣侦查员便立即上前,将事主带到安全地带,了解情况。 

  下午2点45分,专案组下达指令,各组侦查员准备行动。便衣侦查员们假装行人,分头慢慢接近广仁宫。此时,仍有车辆不断将游人送到广仁宫,停车场一角的一辆白色金杯面包车外,几名男子扎在一堆,正在闲聊。 

  3点整,专案组通过电台下令“行动开始”,刚才还貌似悠闲地逛街的侦查员突然出击,分头扑向停车场上的嫌疑人,瞬间将他们制服在地。同时,大批侦查员已经冲进广仁宫,一路冲向“大师”们所在的最后一进院落。 

  在最后一间大殿的二层,昏暗的灯光下,4名“大师”正在专心“工作”着。“都别动!警察!”一声断喝,“大师”们纷纷抬起头,一脸的茫然。面对侦查员的询问,一名刚刚还在给人看手相的“大师”竟然说:“我是给这(广仁宫)卖货的。” 

  行动在5分钟内顺利结束,包括4名“大师”、多名导游和黑车司机在内,警方此前掌握的主要嫌疑人无一漏网。此时有刚刚购买了“宝物”的游客十分不解,侦查员当场打开他们手中的“宝物”,这些游客当即表示要配合警方,指证这些骗子。 

  当天下午6点左右,专案组传来消息,这伙骗子的幕后老板也已经落网,诈骗团伙被一网打尽。

   “大师”的秘密

  讯问工作连夜展开。嫌疑人交代,今年2月,团伙的老板王某、侯某看中了已经废弃多年的广仁宫。稍事修缮后,他们找来了4个最高只有高中文化的“大师”和一批司机、导游,开始了敛财之路。这伙人对招募来的司机进行培训,然后派到各景点招揽外地游客。 

  为了确保不被警方发现,所有参与的导游和司机必须有人担保,登记办卡。同时为了防止警方侦查,凡是本地游客来到这里,他们要么婉言谢绝入内,要么派人在后面全程跟踪。在游客刷卡时,这伙人还会特别确认,看游客使用的是不是外地的银行卡,若不是,便立即停止交易。 

  说到“大师”料事如神,其实很简单,每个黑车、出租车司机在与事主搭讪过程中的任务就是套取事主的个人信息。当把客人送到广仁宫外的停车场后,司机除了要登记车号,以备分赃外,还会偷偷与宫内联系,将套问到的情况透露给“大师”。每次得手后,骗来的钱由“大师”、司机、导游和老板按照一定比例瓜分,为此,骗子团伙甚至专门找来了两个会计,一个负责门票收入,一个专门负责诈骗来的钱财。 

  截至目前,包括幕后老板王某、侯某,以及4名“大师”等在内的13名嫌疑人已被刑拘。目前,警方正在进行调查取证等工作,警方请有此被骗经历的事主及时与海淀公安分局刑侦支队李警官、杨警官联系,联系电话:010―62559031。 本报记者 卢国强 穆奕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s/2009-07-03/04191814364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