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利网址游戏
中国“高铁战略”布局全球 改变国际政治经济格局

中国“高铁战略”布局全球 改变国际政治经济格局

  近年来,中国高铁“走出去”的步伐越来越快,“高铁外交”的热度不断升温。李克强总理在出访欧洲和非洲时,都曾大力推介高铁和中国设备。美国杜克大学教授、西南交通大学中国高铁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高柏表示,高铁已经成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可以改变整个21世纪国际国内政治经济基本格局的一项战略产业。那么,中国高铁的全球路线图该如何规划,比较现实的突破口又在哪里?作为一项重要的战略,高铁“走出去”又需要建立怎样的协调机制?

  中国“高铁规划战略”布局全球

  中国规划中的高铁布局遍布世界。据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透露,中国正在和二三十个国家洽谈高铁的合作。

  2009年,中国正式提出高铁“走出去”战略。次年,铁道部针对不同国家成立了十几个工作小组,这一战略正式开始运作。2009年,中国已确定周边三条高铁规划战略――中亚高铁、欧亚高铁和泛亚高铁,其中有两条都辐射到欧洲。中亚高铁与古老的“丝绸之路”重合,取道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国家,经过伊朗,再到土耳其,最后抵达德国。《南方周末》此前披露,计划中的欧亚高铁从伦敦出发,经巴黎、柏林、华沙、基辅,过莫斯科后分成两支,一支入哈萨克斯坦,另一支遥指远东的哈巴罗夫斯克,之后进入中国境内的满洲里。不过,欧亚高铁和中亚高铁目前都未完全谈妥。

  其实,中国的“高铁战略”早就瞄准欧洲。去年和今年,李克强在出访欧洲时,都曾大力推销高铁和中国设备。中国前驻瑞典大使陈明明表示,欧洲的很多铁路老化陈旧,需要更新,除了法国和德国以外,基本都比中国落后。向欧洲成套输出高铁设备是我国的重要战略。在欧洲,德国和法国是中国高铁的竞争对手,不过这两个国家没有中国融资能力强,设备也比中国高铁的价格贵。

  另外一条泛亚铁路,是覆盖东南亚地区的高铁网络。泛亚铁路从云南昆明出发,经由越南、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抵达新加坡。王梦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泛亚高铁今年6月就要开工,从云南西部钻山建一条长约30公里的隧道通往缅甸,再从缅甸向东,伸出一条支线去往泰国,另一条主线则经由老挝、越南、马来西亚通往新加坡。这条高铁线将成为我国通往东南亚诸国的一条便捷通道。

  王梦恕告诉记者,目前欧亚高铁和中亚高铁国内段或已开工,或正在推动,境外线路如何建设则处于谈判期。就经由北线去往西欧的欧亚高铁而言,由于需要经过俄罗斯,中方主张采用国际上通行的1435毫米标准轨道,但俄罗斯铁路网一直采用迥异于国际标准的1524毫米宽轨,接驳上尚未谈妥。

  王梦恕表示,中国高铁宏伟蓝图中的一项,是要让乘客在短短两天内从伦敦君王十字火车站抵达北京,再驶往新加坡,同时还能去印度和巴基斯坦。中国对上述高铁线路都进行了勘探和规划,现在需要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地谈。我们坚持用中国的高铁标准,谈妥的国家就开工。比如乌兹别克斯坦的隧道已经开始挖掘,泛亚铁路从大理到缅甸的路段很快就要开工。

  而在更远的未来,中方有意与俄加美合作,建设一条横跨白令海峡,长达上万公里的高铁,连接亚美两个大洲。王梦恕介绍,这条铁路将从中国的东北出发一路往北,经西伯利亚抵达白令海峡,以修建隧道的方式穿过太平洋,抵达阿拉斯加,再从阿拉斯加去往加拿大,最终抵达美国。“现在已经在谈,这也是俄罗斯好多年的想法。”王梦恕提到,修建铁路穿过白令海峡需要建设大约200公里的隧道,这一海底隧道技术在福建通往台湾的高铁隧道中也会应用,从技术上来说现在已经具备条件。这条铁路也仍将采取中方出技术、出资金建设,与途经国家置换资源的方式推进,目前这一规划正在商讨中。王梦恕说,这一线路初步估算约1.3万公里,如果建成,中国到美国将可以不再必须乘坐飞机,乘坐高铁可以观看沿途多国风光,按照350公里/小时的设计速度,旅客乘坐高铁有望不到两天即可抵达美国。

  据了解,铁路输出可分为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轨道交通装备的出口,属于单纯的货物贸易;第二个层次是铁路系统的出口,即不仅仅提供机车、车厢、信号系统等设备,而且铺设整条铁路,属于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的结合。王梦恕说,“我们当然希望是整个铁路系统的输出,因为中国高铁不仅是设备上,在土木工程方面具备了足够的优势,希望欧洲都用中国的高铁,将整个南北欧联结起来。”

  数据显示,若仅计算铁路铺设订单及列车订单,国内企业今年以来获得的海外铁路类订单已经超过千亿元,而这一数字在下半年有望继续刷新。业内普遍认为,以城轨、高铁为代表的铁路投资将再掀高潮。

  事实上,中国北车、中国南车去年下半年以来,所签铁路订单中城轨、高铁类增速明显。尤其是去年以来,中国积极推动高铁“走出去”战略,在中泰、中匈塞高铁项目上取得重要进展。据不完全统计,仅自今年以来,中国北车签订的涉外高铁、城轨等各类铁路项目总额高达120亿元左右,中国南车签订的同类涉外铁路项目则高达165亿元,包括新加坡、南非、澳大利亚、阿根廷、菲律宾、埃塞俄比亚等诸多国家。6月24日,中国南车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同马其顿国家铁路公司签署购销合同,将向后者出口6列内燃、电动车组。5月份,中国铁建与尼日利亚签订了尼日利亚沿海铁路项目框架合同,该线路全长折算单线里程1385公里,合同金额高达807.79亿元。